全部

从“朝儛”到“成山”,威海地名里藏着“文化瑰宝”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19-10-08 15:34:10

地名,是写在大地上的历史,是历史文化的活化石,一个地名往往就牵动一根历史文脉,所以,一个地名,往往也是一个密码,如果我们能解开一个地名的来历,往往就能复原出一段精彩历史。在本文当中,我们将尝试解读成山地名里所蕴藏的历史往事。

要解读成山,需要从一部与姜子牙有关的神话作品开始。我们基本都知道《封神演义》,却很少有人知道这里面可能涉及了威海境内的一处地方。书中第四十五回“燃灯议破十绝阵”这样写到:

子牙忙差散宜生、晃田——文武二名,星夜往九鼎铁叉山八宝云光洞来取定风珠。二人离了西歧,迳往大道。非止一日,渡了黄河。又过了数日,行到九鼎铁叉山。

九鼎铁叉山的云光洞,灵感很大可能来自威海境内九顶铁槎山(这是一座很有神话内涵的山,《西游记》第四十五回,也提及了铁叉山)。《封神演义》是一部由历史故事而引申出来的神话小说。姜子牙是真实的历史人物,是西周之重臣,齐国之开创者,但他封出三百多位神,却只是许仲琳的神话创作。

11.jpg

两部古典神话作品都出现了“铁叉山”

在真实的历史中,姜子牙却真地有过“封神”,他极有可能建立了齐国八神的信仰体系,其中有一神灵的主祭之地位于威海境内的成山。《史记·封禅书》有如下记载:

八神将自古而有之,或曰太公以来作之。齐所以为齐,以天齐也。其祀绝莫知起时。八神:一曰天主,祠天齐。天齐渊水,居临菑南郊山下者。二曰地主,祠泰山梁父。盖天好阴,祠之必於高山之下,小山之上,命曰“畤”;地贵阳,祭之必於泽中圜丘云。三曰兵主,祠蚩尤。蚩尤在东平陆监乡,齐之西境也。四曰阴主,祠三山。五曰阳主,祠之罘。六曰月主,祠之莱山。皆在齐北,并勃海。七曰日主,祠成山。成山斗入海,最居齐东北隅,以迎日出云。八曰四时主,祠琅邪。琅邪在齐东方,盖岁之所始。

齐地八神带有浓厚的原始自然崇拜色彩,八神中除兵主蚩尤外,其他七神皆为自然神。齐地自古属东夷地区,并非属某个单一民族,而是多支族群并存,且地形复杂,原始崇拜丰富而多元,多神崇拜并存。姜太公于周初被封于齐地建立齐国,面对这种多元文化并存的背景,他采取了务实的治国策略,借助东夷之地的原始信仰传统,“因其俗”地建立起齐地八神的信仰体系,很快就收拢了民心,使齐国境内转入正常的建设阶段,得以快速发展。齐地八神这一信仰体系的建立体现了姜太公的视野,因为八神将的分布不只限于最初的齐国封地之内,比如覆盖了在多个东夷方国统治下的胶东半岛地区,建立共同的信仰体系有利于日后的对外拓展,有利于吸纳民心。在八神体系当中,八神主中的日主、月主、阳主、阴主皆祠于胶东半岛,其中日主(太阳神)祠成山,因“成山斗(通陡)入海,最居齐东北隅,以迎日出。”以正常的逻辑来考虑,如果祭祀日主,肯定以最早见到太阳升起的地方为最佳,成山位于山东半岛最东端,自然是地理上的不二之选。

22.jpg

八神位置图

那么,成山这一名称是如何而来的呢?

成山在古籍中的名字是有三种写法的,《史记·封禅书》写作成山,《汉书·郊祀志》作盛山,到了《旧唐书》与《新唐书》则写作城山。

关于这三种名称由何而来,目前尚无权威解释,只有推测。

据荣成文史研究爱好者张起明考据,成乃重(读chóng)也,重叠之意,即“成,重也,言丘上更有一丘相重叠者,”成山一带并非孤岭,而是山岭重叠,因而得名成山。插一个题外话,源于威海的丛姓,其丛字,很可能也与威海山岭重叠的地形有关,所以有了丛家岘。

至于盛山的由来,也与山峦起伏有关系。《周礼·地官·闾师》云“凡庶人不畜者,祭无牲。不耕者,祭无盛。”郑玄(东汉大儒,曾于威海境内讲学)注:“盛,黍稷也。”成山一带中间低洼,周边山岭环绕,的确像盛在其中,再加之这里自古为重要祭祀之地,用盛来形容也算妥贴,或许盛山就由此本义而来。

至于《旧唐书》与《新唐书》中城山,如果不是误写,或许就是编纂者想要更形象地体现出山的特点,成山的余脉成山头部分并非缓和入法,而是悬崖峭壁,有若石城立于海岸,叫作城山似乎比成山、盛山更好理解。这种情况在威海常见,因为石崖众多,威海出现了多处叫作石城的地名。

不过,要追溯成山的更远历史,则需要找到成山最初的名称。

比“成山”更早出现的名字,是朝儛(古时儛通舞,现在多称朝舞)。我们今天能够知道这个信息,源于2500多年前一次君臣对话。《晏子春秋·内篇》载:“景公出游,问于晏子,曰:‘吾欲观于转附、朝儛,遵海而南,至於琅邪,吾何修而可以比于先王观也?’”大意是,“我打算出去巡游一趟,前往转附、朝儛,沿着海岸向南到达琅邪,我要怎样做才能和古代圣贤君王的巡游相比呢?”晏婴是一代贤臣,自然说了一番要体恤民众不要扰民的道理,齐景公也就了止了出去巡游的念头,转而采取了一些有利百姓的措施。对于这段记载,赵岐注:“转附、朝儛,皆山名也。”焦循正义:“秦皇、汉武所游自琅邪而北则至之罘、成山……转附即之罘也,朝儛即成山也。”由此可见,在齐景公的时代,成山一带名为朝儛,在当时,朝儛已经是齐国国君眼中具有吸引力的巡游地点,可与八神日主之地一说相呼应。

这事并没有结束。到了战国时期的一天,齐宣王在齐城雪门外的离宫——雪宫(也就是村妇钟无盐冒死进谏齐宣王的地方,有趣的是,传说威海境内的无染院有无盐冢)召见孟子,讨论贤人的快乐这一话题时,孟子把晏子当年劝景公的典故给引用了出来。《孟子·梁惠王句章下》记载,“昔者齐景公问于晏子曰:‘吾欲观于转附、朝儛,遵海而南,放于琅邪。吾何修而可以比于先王观也?’”。也是在这次与齐宣王的交流中,孟子提出了着名的论断:“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 通过《孟子》的引述,我们至少可以确认一点,朝儛跟之罘、琅邪这三处八神之地的地位,在当时很重要的。

在一组更早时期的齐国君臣的对话里,间接涉及到了朝儛。《管子·戒》记载,齐桓公准备向东巡游,于是问管仲,“我游犹轴转斛(指之罘),南至琅邪。司马曰:‘亦先王之游已。何谓也?’”在这一段话里,准备出游的是齐桓公,劝阻他的成了管仲,虽然这段话里并没有直接提到朝儛,但是,根据胶东半岛的地理结构以及先秦时代的交通线路特点,如果齐桓公规划东游的路线里是从之罘到琅邪,不可能到了之罘然后翻过中部大山向南直接去琅邪,必然一路向东沿着海边的平缓地带到达朝儛。既然齐地八神并非历史杜撰,在朝儛朝祭拜日主是必然,然后再沿着半岛南侧海岸去琅邪。《管子》《晏子春秋》《孟子》三部古籍中都提及齐君计划东游的记载,即使缺乏更多史实支撑,仍是当时历史文化的某种折射。胶东半岛的之罘、朝儛、琅邪这三地,就不只是秦始皇、汉武帝、汉宣帝的实际打卡地,也是更早的春秋时期齐桓公、齐景公等齐国君主想要打卡的地方。齐桓公是春秋早期的人物,如果当时八神主的信仰体系已经比较成熟了,那么,姜太公在齐初确立的八神主制度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如果他那时选了八处地方封了八神,他很大可能是到过这些地方,而这些地方的地名,应该在他建立八神主信仰体系时已经有一定影响了。还有一个证明,齐国之所以得名为齐,有一种说法是临淄一带古有天齐渊,所以得名齐国。由此种说法可见,八神主所在之地的地名,很可能在齐国建立前的东夷人政权时期就有的。我们由此大胆推断,成山的前世朝儛,也可能是在齐国建立前的商代时就有了,商代的都城朝歌与东夷之地的朝儛,至少在地名结构上看起来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既然成山古名“朝儛”,这一名称又是因何而来呢?《孟子·正义》解释“朝儛”:乃“朝日乐舞”之意。《山东通志》解释“朝日乐舞”乃是古代礼日祭奠中的仪式。因为朝是多音多义字,那么朝日究竟是什么意思就容易引发争议。一方认朝为读zhāo,朝日是早晨的太阳。太阳从东海升起之后,感觉成山很美,于是很高兴地起舞,所以称为“朝日乐舞”。一方认为朝读cháo,朝日在古代是指天子行祭日之礼。《周礼·天官·掌次》:“朝日,祀五帝,则张大次小次,设重帟重案。”郑玄注:“朝日,春分拜日於东门之外。”《礼记·玉藻》:“玄端而朝日于东门之外,听朔于南门之外。”《汉书·郊祀志》:“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昒爽,天子始郊拜泰一,朝朝日,夕夕月,则揖。”颜师古注:“以朝旦拜日为朝。”这里面的朝日,均是指举行祭日之礼的意思。显然,朝日乐舞的正确解释是指包括音乐、舞蹈在内的繁复正式的祭日仪式,至于朝日之礼的具体内容,《周礼·春官·大司乐》有记载:“乃奏黄钟,歌大吕,舞云门,以祀天神。”

朝儛是何时改名为成山的,没有明确的记载。根据目前掌握的文献数据,在与齐国时代相关的文献里,成山叫朝儛。等到秦皇汉武前往礼日时,史籍里的地名已经改为成(盛)山。由此推断,由朝儛到成山的更名,很可能与之罘山(原为转斛、转附)的更名一样,发生于齐秦交替之际,秦灭齐之后,地名发生转换。当然,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即成山是自古以来的山名,因为有朝日乐舞这样的祭祀仪式的举行,所以会被人用朝儛作为代称。类似秦始皇成山礼日之后形成一系列神话传说。《太平寰宇记》引《三齐略纪》:“始皇造桥欲观日出处,有神人召石山下。”成山由此得名召石山、神山。元代于钦在《齐乘》中引《齐地纪》所载:神山,是秦始皇与海神在此处相会而得名。

西汉之后,儒学渐盛,成山礼日被取消作为国家祭祀庆典地位,成山礼日被郊祀所取代,但是朝日乐舞的这套仪式并没有取消。直到清代,仍在郊庙进行朝日乐舞。其中清代郊庙朝日所用乐章被称为朝日乐章,于顺治初年定。此朝日乐章七章,为顺治八年(1651)重改。七乐章皆用“曦”字为名,各曲均有词。

朝儛由朝日乐舞而来,而朝日乐舞又是一套复杂的祭日仪式。这表明在春秋还早的时期,威海境内已经有了复杂礼日仪式,这仪式影响极其深远,以至于齐国国君们规划前来这里巡游,而秦皇汉武们则多次亲身前来。甚至在汉武帝尚未即位,还未到成山礼日时,司马相如已经在《子虚赋》里提及了“观乎成山”。汉武帝即位后,读了《子虚赋》,十分喜爱,司马相如由此得到重视。

《子虚赋》赋写楚国之子虚先生出使齐国,子虚向乌有先生极力铺排楚国之广大丰饶。乌有不服,便以齐国之大海名山傲视子虚。司马相如借乌有先生形容齐地之广大时,这样说:

且齐东陼钜海,南有琅邪;观乎成山,射乎之罘;浮勃澥,游孟诸;邪与肃慎为邻,右以汤谷为界。秋田乎青丘,彷徨乎海外。

在司马相如的雄文中,之罘、成山、琅琊三地同时出现,以证明齐地之广大,也表明了在当时胶东半岛的环海线路已经相当成熟了,而朝儛,是这一路线上的必经之地。

“观乎成山”观什么呢?自然是观乎日出沧海之美,这亦成为成山由古至今的最大特色。成山并不是高山大山,却出现在《晏子春秋》《孟子》《子虚赋》《史记》《汉书》等诸多古籍中,出现在姜太公、齐桓公、秦始皇、汉武帝等人的视野里,出现在李白、杜甫、李贺、李商隐、苏轼等人大诗人的作品中。着名的《唐十道图》当中,很多大的地方都未标注,却将成山一带小小的秦皇桥(今秦桥遗址)标注了出来。宋《禹迹图》中,胶东半岛只标注了三座山,之罘山、文登山、成山。综上所见,威海古代历史在成山一处竟然如此之灿烂。

33.jpg

宋《禹迹图》中的成山

《子虚赋》中有提及成山,还提及了汤谷,亦指旸谷。《尚书·尧典》:“(尧帝)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有很多的证据表明,旸谷位于温泉众多的威海境内。由此可见,在今天,威海历史渊源最早的地名,旸谷(日出之地)、不夜(有日夜出)、朝儛(朝日乐舞),无一不与太阳的活动有关,就连曾活动于威海境内的东夷人羲仲,羲的本字也是曦,与日有关,亦可见,东夷人群原始的太阳崇拜以及由此而演成的礼日文化,对于后世威海造成了深远影响,留下了种种历史印迹。

何止《子虚赋》,中国历史上另一篇着名的赋作——西晋左思的《齐都赋》,也提及了朝儛之观。《齐都赋》全文已佚,宋《太平寰宇记》中载有佚文,“转鲋(指之罘)、朝儛,奇观可说。”可见,直到西晋时期,成山仍被视为齐地奇观。

除了朝儛、成山、盛山、城山、召石山、神山,成山还有名为荣成山、青山、三子山之说。荣成山源于《史记·秦始皇纪》:“三十七年……自琅邪北至荣成山。”据顾炎武考证,这里的“荣成山”很可能是“劳成山”之误,因为秦始皇相关,成为荣成县名的由来。

44.jpg

三峰相连

青山源于圆仁法师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卷中载:“赤山东北隔海去百许里,遥见山,唤为青山,三峰连并,遥交炳然,此乃秦始皇海上修桥之处。”或许是因青与成读音相近,被圆仁误记为青山,也成为成山的名称之一,成山头的邓公祠内壮节公碑上就有“重修青山庙”字样,唐时的青山浦也是比较大的海港。至于三子山的由来,亦可从《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找到答案,应该是源于成山一带三峰相连,如若三子而得名。

秦始皇统一天下,并没有废除齐地八神体系,而是沿袭下来,并且做了具体的规定,他曾多次“东游海上,行礼祠名山大川及八神”,其中他两次到达成山。古时朝日之礼都是东门外举行,秦始皇在帝国极东之处的成山礼日,因而成山一带也就有了秦东门的说法。今天成山头景区内有秦代立石,传说上面曾刻有李斯撰写的“天尽头秦东门”。

55.jpg

秦代立石

从羲仲旸谷宾日到太公封神日主,再到秦皇汉武的成山礼日,东夷人的太阳崇拜情节由最初的民间崇拜变为王朝的国家仪式,表明威海境内在先秦与秦汉时代基于地缘位置与原始文化传统而获得的重要地位,这种地位的直接反应,就凝炼在成山在古代的各种地名上面,因为这些地名多次出现在古籍之中,我们才得以复原出当时当地的威海历史。日出沧海,朝儛成山,由此留下威海古代历史上灿烂的一页。(图文/姜明星)

[责任编辑:杨凡、肖梦凡]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631-5213515,15725606611,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1-5213515,诚邀合作伙伴。

现代京剧《郭永怀》诠释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

现代京剧《郭永怀》诠释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

九月的威海,金风送爽,秋色怡人。大型现代京剧《郭永怀》在梦海大剧院演出,向“两弹一星”功勋致敬,为新中国70华诞献礼。[详细]
齐鲁网 2019-10-08

视频丨欲说还休 却道威海好个秋

1962年,着名作家峻青来到威海,写下脍炙人口的散文名篇《秋色赋》。几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威海秋天的色彩愈加斑斓。[详细]
齐鲁网 2019-10-02

名家写威海 | 秋色赋

时序刚刚过了秋分,就觉得突然增加了一些凉意。早晨到海边去散步,仿佛那蔚蓝的大海,比以前更加蓝了一些,天,也比以前更加高远了一些。回...[详细]
齐鲁网 2019-10-01

名家写威海 | 海滨仲夏夜

我到过不少的海滨城市,那些地方,都令人喜爱,然而,我最喜欢的却还是这儿——威海。[详细]
齐鲁网 2019-10-01

以身相试舍命拦车!威海公交司机唐克强入选9月份“中国好人榜”

9月27日,中央文明办在陕西铜川举办9月中国好人榜发布仪式暨全国道德模范与身边好人现场交流活动,106位身边好人荣登“中国好人榜”。其中...[详细]
齐鲁网 2019-09-30
祖国,这是来自威海的“精致告白”

祖国,这是来自威海的“精致告白”

满街的红旗飘飘,满心的激动喜悦,满屏的《我和我的祖国》……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中华儿女无比自豪。[详细]
齐鲁网 2019-09-30
一辈接一辈,乳娘的“红色基因”这样传承

一辈接一辈,乳娘的“红色基因”这样传承

没有乳儿父辈们的浴血奋战、乳娘的无私付出,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乳娘精神,要代代相传![详细]
齐鲁网 2019-09-30
一个人的升旗仪式,威海81岁“国旗手”的坚守!

一个人的升旗仪式,威海81岁“国旗手”的坚守!

蹬上运动鞋,背上双肩包,戴上老手表……9月27日清晨5点10分,81岁的荣成市成山镇东霞口社区居民田兆亮又开始准备“一个人的升旗仪式”。[详细]
齐鲁网 2019-09-29

【树典型 学先进 扬正气】爱心助困,她用真情温暖人间

原本该在家享清福的年纪,72岁的李玉坤却一趟又一趟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把扫大街和捡垃圾挣来的钱全部捐给上不起学的孩子。这位普通的环...[详细]
齐鲁网 2019-09-25
33秒 | 有你们真好!护航威海铁三,你们辛苦了

33秒 | 有你们真好!护航威海铁三,你们辛苦了

22日,超级铁三系列赛在威海开赛,参赛选手们在赛道上肆意奔跑,留下独属于他们自己的印迹。与此同时还有这样一群人守护在铁三现场,让我们...[详细]
齐鲁网 2019-09-22
大型现代京剧《郭永怀》将于28日在威海首演

大型现代京剧《郭永怀》将于28日在威海首演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传承红色基因,凝聚前行力量,威海市委宣传部和荣成市委、市政府及威海市文化和旅游局,在深入挖...[详细]
齐鲁网 2019-09-20

螃蟹凌晨“越狱” 男子以为家进小偷受惊报警

9月15日凌晨,家住乳山市某生活小区的王先生起夜时听到屋里有异响,检查屋里却发现没人,而响声不断。王先生赶紧报警。民警检查发现,这响...[详细]
齐鲁网 2019-09-18

走近现代京剧《郭永怀》,看看他如何演绎这颗永不落幕的“红星”

“要真正走进郭永怀的内心,展现出他的真实情感……”日前,记者见到总导演卢昂时,他正为现代京剧《郭永怀》忙得应接不暇,仿佛被安上了发...[详细]
齐鲁网 2019-09-18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